我為卿狂


 

大78情趣用品 訂購電話 0913323139

一、春色撩人 慾火難禁思發洩

春天對人們是一個誘惑,尤其是一般有著青春活力的少男少女們,在這春之夜,會產生一種生理上的的變化,渴求異性的安慰。

東方人有一句說:「春是迷人的,亦是困人的。」這句話的意思很深刻,也很透徹,足以代表東方人文化之高。

大衛最近也受到了春之影響,感覺到生活非常枯燥,他決定要改變一下下生活,因為他是一個機械師,每天的工作很單調,從早晨到晚上,成天只是伴著一架機器。

在經過一番自我分析之後,他發覺自己生活窒悶的原因,主要的還是缺乏異性的調劑,他已經有好幾個月沒有接觸過女人了,現在他感覺到迫切需要解決一下性慾問題。

他坐在自己的房間裡,心中默默的思想著。

突然他的一雙飢渴的眼睛轉向窗外,凝望著對面的一幢精緻的小洋房出神。

他知道,他的芳鄰柔兒就住在那棟房子裡。

柔兒今年大約二十二歲,正是女人的開花時期,她的身段很頭為皮膚非常白嫩,一對高聳的乳房和兩個肥圓的小屁股非常性感,一雙迷人的大眼睛,嵌在一張瓜子型的甜蜜的小臉上,在那兩片紅紅的櫻唇之間,閃露著一排潔白整齊的貝齒,她那一雙織細的小手,和那一雙雪白粉嫩的小腿,尤其生得更美。

總之:柔兒是一個非常標準的美人兒,可以說人見人愛,她身上的每一部份,都充滿了誘惑與吸引異性的力量。

現在她在臥房裡脫衣服,因為她沒有將窗簾拉上,所以大衛看得很清楚。

她脫去外衣,只穿著一件緊身衫和一條粉紅的尼龍三角褲,那白嫩的手臂和那惹人垂涎的粉腿,完全暴露在外面。

大衛看到這般情景,不禁頓時覺得呼吸急促出,心臟加速跳動起來。

他目不轉眼的呆望著,他看到柔兒的一對高聳美麗的奶子,被緊身衫箍得緊緊的,上面的一半還露在外面,他的眼睛跟隨著她的嬌軀移動,那織細的腰肢,肥圓的紛臀,雪白的大腿,和那一雙修長的小腿,真使他迷醉。

後來,她移動了位置,大衛的視線終於被那掩著小半窗簾的窗戶遮斷。

現在他比麼都看不到了,但他的慾望仍舊沒有得到滿足,他那被煽起的慾火.扔在體內熾烈的燃燒著,他在心中暗暗的想,今天晚上一定得盡情的發洩一下,否則實在是受不了。

他想到了一個地方,那就是專作色情表演供給有錢人享樂的「迷宮戲院」。

到那兒去的人,必需先發誓,不論看到任何剌激的性關係表演,都不得向外宣揚,現在,大衛正需要看這種表演,他認為若能到這種地方去觀賞一次,他體內燃起的慾火便可以被平息下來。

但那是一個祕密的所在,不是任何人都能去得的,他記得有一位朋友,似乎曾告訴過他那個神祕的所在,於是他便決定立刻去打電話給他那位有錢的朋友志強。

恰巧志強也在家裡閒得無聊,他很高興在電話中聽到大衛的聲音。

「我知道你很想到那兒去開開眼界。」志強在電話中笑著說

「我也正想今晚去玩玩,但請記住我告訴你的票價,表演這種玩意是非常危險的,去看的人必需絕對保守秘密,每張入場券是五百元,所以去那兒玩的人都是非常有錢的,晚飯後,請到銀河咖啡廳等我,我一定駕車來接你。」

大衛吃過晚飯,很快換好了衣服,向街上走去,當他經過柔兒的門口時,正好她也很高興的從家裡出來,往馬路上走。

「你好!柔兒小姐,今晚要到那兒去玩?」大衛問。

「哦!陳先生,我想到公園裡去走走。」

柔兒確實是一個有魔力的美人,妙條的體態,磁性的語音,引起了大衛的慾念,急切渴望能在短時間內就能一親她的芳澤,最好在明天晚上就能達到目的。

兩人並著肩,一起往街外走著,穿過二條街,柔兒向大衛說了一聲再見,便獨自向公園方向走去。

大衛在咖啡室裡坐不多久,志強已準時到來,二人坐上志強的汽車,即很快地向目的地駛去。

柔兒雖然在朝公園走,但她腦海裡的思想,卻和他們兩人相同,她也迫切需要滿足一下性慾問題,自從她男友在幾個月之前離去以後,她一直是獨守空帷。

春天來臨,帶來激發了她的人類本能的需要,現在她越想越覺得需要異性的溫存,肉體壓著肉體的飢渴慾望,竟使她立刻心跳瞼熱,呼吸急促起來。

當她想到大衛時,她感覺很奇怪,他為什麼不像別的男人那樣慇勤的對她呢?她所接觸的大部份男人,幾乎沒有一個是對她不動邪念的,只有大衛很規矩。

於是她心裡想,她已物色到了合適的對象,對大衛,她願意付出自己所有的一切,包括感情與肉體,她願意把自己的一顆寂寞芳心,完全獻給他。

一輛出租汽車慢慢從街的那邊駛來,突然她決定要坐車子在公園附遊兜兜風,汽車上的司機,看到她招手,就立刻在她身邊停了下來,司機笑著將車門打開。

柔兒一上車,就尖聲大叫,但還沒等她叫出聲來,她的嘴早巳被藏在車子裡的一男人壓住,她那窒息的喉嚨現在巳發不出任何聲音了。

另一個男人壓著她的身體,使她毫無動彈餘地,同時,車子很快地向.一條黑暗的街道駛去。

柔兒似乎覺察到,在夜色朦朧的黃昏中,沒有一個人看到她被歹徒劫持。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恐懼立刻使她身子抖顫起來,他們一定是要強姦她,而將是輪姦為呢!她心裡暗暗的這樣想,正在這時,其中的一個男人對她說:

「假使妳不反抗的話,我們不會傷害妳的,明天早晨就放妳回家。」

柔兒聽了這番話,雖然她的神經仍還很緊張,但慌恐的情緒似乎略微平靜了些。

穿過了幾條街之後,車子即在一個像是車庫的大門口停住,看樣子這地方像是屬於富貴人家的住宅區,車子駛進去之後,車庫的前門立刻即被關閉,這時,那二個男人,即令柔兒下車,並引導她穿過一條通道。由邊門進入一棟房子,並在黑暗中領她上樓,她一點也不知道這地方是屬於這城市的那一區域,或是她現在正被監禁在堶悸熙o棟房子是座落在什麼地方。

那二個劫持她的男人,又打開了另一扇門,將她推了進去,刺眼的燈光,使她暫時喪失了視覺。

待她視力恢復過來後,她發覺一個穿著灰色長衫,看來面孔很慈祥,約有四十歲左右的女人站在她的身旁。

最初, 她以為自己是走進了尼姑庵,但經略加思考之後,她又是意識到這地方決不會是什麼尼姑庵的所在。

那個穿灰長杉的女人關照劫持柔兒的那兩個男人退出房去, 然後要柔兒坐下,同時她也向前拉過一張椅子,面對著柔兒坐了下來。

柔兒以為那兩個惡徒走了之後,可能不會再發生什麼不幸的事情,但是使她大失所望,那個中年婦人對她說:

「小姐,我想妳現在一定很擔心,以為自己是被惡徒劫持了,可能就要發生什麼可怕的災禍,其實妳不需要害怕,

我們不會傷害妳的,今天晚上,將是妳一生中最值得紀念的一個快樂良宵。假如妳是我想像中的那種女入, 我對妳今晚即將得到的快樂與幸福,真感覺到非常羡慕興嫉妒, 我可以告訴妳,我們這兒是一家「戲院」,專門表演一些千奇百怪的性愛藝術與花樣,每天晚上表演一場,觀眾們都是些有錢的富翁與富孀,他或她們有的是本地人,也有住在其他城市的,

妳現在可能會和那些看到妳表演之後的男女觀眾們一樣感覺驚奇,那些男女的觀眾們,化了很大的代價到這兒來,就是為了要看像妳這樣一位美麗的小姐被男人強姦的香艷鏡頭,到這堥茠漱H每張入場券是五百元錢,他或她們都是被人蒙著眼睛領進這地方來的,所以沒有一個人會知道這兒是什麼地方,最後,我警告妳,等下表演的時侯,假使妳要反抗,或是呼救,那妳就會得到痛苦的懲罰,他們將會用東西把妳的嘴塞起來,然後抬到裡面的暗室堙A他們將會用最殘暴的方式來輪姦妳,直到妳皮破血流為止,然後再放一些特製的藥粉在妳的那銷魂洞堙C

那時妳就會成日成夜的痕癢不堪, 非要男人性交不可,而且每次性交過後,不到十分鐘,又再發生痕癢,就是說被放進藥粉以後的婦女,她們都會自動地跑去做妓女,日以繼夜的與男人做愛,直到死亡為止,不過這些藥粉我們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在任何一個女子身上用過,因為她們在聽了我的解釋後,都很高興的願意合作, 但願妳也能如此才好!」

柔兒聽了這位中年婦人的話, 一時又驚又怕, 呆著木鵝,接著她又被推進了另一個房間。

 

 


 

大78情趣用品 訂購電話 0913323139

二, 舞台春色 群女裸體大合演

一輛很華麗的新型小轎車,將大衛和志強載到一個對大衛完全陌生的市區的一個角落,大衛感覺非常驚奇,就在這兒志強同他下車,然後告訴司機駕車回去。

志強引導著大衛進入一條狹窄的小巷,在黑暗中,兩人一直向前走,突然大衛發現在他們的旁邊,有兩個陌生人和他們並走著。

「不必害怕,大衛,他們是嚮導,領我們去看表演的人,這是非常隱秘的地方,陌生人永遠也不會找得到的。」志強向大衛解釋著。

「先生,我們在還沒有到達目的地之前,首先要警告你們,在看表演的侍候,決不可以表示憤怒,也不准講話,更不可以打救那個被強姦的女人,那是會發生悲慘後果的,兩位如果願意,那麼現在就請你們宣誓決不破壞本院觀眾所一貫遵守的規則。」那個嚮導說完,大衛和志強便開始宣誓。

然後每人發給一個面具,並說明要時刻帶著它,接著兩人被領進一間屋子,在屋子的盡頭,亮著一盞電燈,燈下照著一個小型舞台。

大衛和志強兩人,此刻心情非常緊張,覺得心臟在噗通噗通直跳。在半黑暗的屋子中,他倆看到大部份的觀眾都早已坐好,同時他倆發覺,大部分的觀眾都是女性,這當然更使他倆興奮與高興。

在燈光熄滅之前,大衛和志強已找到位置坐了下來,從觀眾身後射出的燈光照在舞台上,形成了一個明亮的光圈,同時司儀在麥克風上向觀眾們宣佈說:

「名位先生,各位小姐,現在馬上就開始表演,今天的節目很精彩,是一個年輕美麗的女郎被一個男人強姦的節目,參加我們表演的這位小姐,是我們在街上誘拐來的,到現在為止,她還不知道今晚在這兒將經驗些什麼事情,現在我們要向各位觀眾說明一下, 本院是每天晚上誘拐一位年青漂亮的女郎,第二天早晨就釋放,我們不會傷害她,祇不過讓她經驗一次可能是她一生中空前絕後的最快樂的性關係而已。

今天晚上的節目尤其精彩,但我們不會傷害她的,今天晚上這位美人究竟是不是處女?現在我們還不知道,我們所選擇的女人,當然都是來自本巿繁華區那些富貴人家受過高等教育的嬌貴小姐與少婦。

因為這種女人最適合表演這類節目,今晚你在這兒看到被強姦的這個女人,很可能就是你的親戚或朋友,但你要記住,你已經宣過誓,絕對保守秘密,任何破壞本院規則的人,都將會受到本院殘酷的處置。

如果有人出來干涉我們的節目進行,我們也必將毫不客氣的用武力對付他,所以希望各位觀眾們只安靜的坐在自己座位上看, 盡情享受你的眼福,不要自找麻煩,完了,謝謝各位觀眾的合作,現在讓我們馬上就開始表演。」

司儀說到這裡,將手一舉,舞台後面的小門隨即打開,大衛感到非常的驚奇,幾個穿著黑衣服的女孩,排成一行站在門內,她們的年齡從十七八歲到二十五六歲不等。

然後從門內走出一個美麗的女郎,她就是今晚上節目的主角,馬上就要被強姦的那個女人。

大衛停睛一看,頓時感覺自己的心臟在一種驚荒與恐懼交織的情緒下猛烈的跳動起來,因為這個即將被強姦的美人不是別人,他一眼就認出,就是他最愛慕而早已垂涎三尺的芳鄰--柔兒。

很快他就意識到,他即將就要看到她的裸體了,一種憤怒激動的思想立刻闖進了他的腦海,他要設法打救她,他衝動地站起身來,但當他瞥見左右守衛人員手裡都握著粗大的木棒時,他又沒有勇氣行動了,慢慢地坐下來。

現在他對柔兒的不幸命運,可以說是毫無辦法幫忙了,只有和其他觀眾一樣,靜靜的坐在台下觀賞。

柔兒面對射向舞台的圓形燈光絕望的站著,她期待著觀眾之中,能有見義勇為的為她挺身出來阻止這幕醜劇的進行,但當她見到靜悄悄的觀眾都張著眼渴望的望著她而毫無其他動作時,她失望地嘆了口氣,臉上露出了哀怨的神色。

照射燈的光很強,照得她不敢睜眼,但她看到圍在她身邊的幾個女人都穿著黑色衣杉,她咬了咬牙,決定用最大的勇氣去接受她們的擺佈,但當她想到即將發生的那些不敢想像的事時,她又立刻感到不安,如坐針氈,心媗摰ㄧU分。

一個穿黑衣服的女侍,將她引到舞台中央,燈光也跟隨著照射著她的美麗的胴體。現在她仍還穿帶著沒遭遇這件事之前的所有衣服與飾物,就連她那頂最華貴的小帽仍還戴在頭上。

當她站正在台中央後,其中的一個女侍隨即走上前來,伸手將她的帽子摘掉,又取了她頭上的夾髮針,使她那像黑色小瀑布似的烏柔的髮絲披散到肩後。

接著又上來兩個女侍,一個抓住她的左手,一個抓住她的右手,另外一個女侍解開她的外衣鈕扣,然後把住她的身體,將她的外衣脫了下來。

現在她只穿著一件紅格條的絲質短杉,和一條淺綠色的裙子,一對豐滿而堅實的乳房在那緊身杓短衫下高聳地挺直著。

大衛目不轉睛的看著柔兒那曲線玲瓏的身段,不禁心中暗暗讚美,她的妊嬌軀實際上比他所想像的還要美麗得多。

觀眾們的情緒非常緊張,他們都伸長脖頸向舞台上凝視著,但刺眼的燈光,卻使柔兒看不清觀眾的面孔。

現在一個黑衣女侍,開始在解脫著她的襯衫,柔兒知道她就要被脫光了,她的身體顫抖著,羞憤的情緒立刻填滿了她的心胸,她想反抗,但是她的身體被幾個強壯的女侍一直在把持著,使她沒有掙扎的餘地,祇得聽任她們擺佈。

一瞬間,她的襯衫已被脫掉,露出了豐滿白嫩的胸脯。全場觀眾都目瞪口呆的注視著,嘖嘖讚美不已。

大衛的陰莖立刻硬挺起來,他心埵b想,為什麼柔兒不喊叫呢? 噢! 他記起志強曾經告訴過他,被誘拐來的女人,她們的嘴都被塞著東西,使她的舌頭不能活動。

這時其中的一個女侍,走到柔兒的身後,用兩隻手抓住她的裙子,慢慢慢向上提,柔兒掙扎地搖動著身體,企圖逃避,但又有兩個女侍立刻上前把住了她的兩條玉腿,另外兩個女侍把緊了她的小手,現在她一點都不能動彈了,她的裙子被那個女侍繼續慢慢向上提著。

大衛的跟睛,貪婪地看著她的每一部份,她那白堛x紅的粉腿,玲瓏可愛的小腳,白嫩的玉臂,豐滿的胸脯,肥圓的粉臀,一切暴露無遺,看得大衛非常衝動,那似火棒一般熱的陰莖早已像怒馬昂首似的硬挺著,而且已滲漏出了少許的精液。

這時的柔兒她閉上了眼睛,故意盡量不去想她現在所遭受的污辱。她的裙子繼續被那個黑衣女侍從膝蓋向上面的大腿跟處牽拉,最後終於被提到腰部,露出了女人最神秘,而也是最誘人的陰部,隨即又將裙子脫丟。

現在她只穿著一條三角褲,戴著一付奶罩站在台上,像一個曲線玲瓏,美豔可愛的模特兒,觀眾們都看得想入非非,情緒越發緊張起來。

大衛此時感到呼吸有些急促,好像就要流出了口水,下面的陰莖一跳一跳的頂著褲子,目光毫不放鬆的注視著台上的每一個動作。

這時其中的一個女侍,又用輕巧的手法只取下柔兒的右側奶罩,露出了一只最性感的白嫩而形狀美麗的奶子,奶頭呈粉紅色,無疑的它是大衛前所未見的一件最誘人的東西。

接著這個年約二十歲左右的漂亮女侍,將她纖細的小手蓋在柔兒被暴露出來的奶子上,柔兒感覺一陣顫抖,便很快睜開了眼睛,看那女侍要怎樣處置她。

她看到那個刁鑽的女侍,開始用手指摸弄她的乳房,並且還輕輕地牽拉著乳頭,立刻她感到一陣舒服的刺激湧上全身,她從來都沒有經驗過另一個女人用這種方法撫摸她,在這個女侍的巧妙撫摸之下,她全身的血液開始沸騰起來,並且一陣陣的顫抖,尤其當那個年青的女侍將她的乳頭含到嘴裡舐吻與吮吸時,她感覺自己週身的骨骼一根根的融化了,她仰著臉,頭垂向背後,好像癱瘓了似的,觀眾們都知道,現在正是她最舒服的時侯。

這時另外一個女侍,也迅即解開了她另外的一側奶罩,也用同樣的方法,吮吻著那個粉紅色的奶頭。柔兒被她們一陣吮吻,神經刺激得緊張到了高峰,她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似在火焰媯I燒著,她真希望這種吮吻與手摸的動作能永遠的繼續,不要停止。

大衛用眼角向兩側的觀眾一瞥,發覺有些年青的女觀眾的面部,也正明顯的流露著一種渴望她們自己的乳房也像柔兒那樣,被人吮吻與撫摸。

正當柔兒的快感達到高峰時,那兩個女侍停止了一切動作,向後台走去,然後另外的一個女侍,開始動手解開柔兒的三角褲,柔兒知道她馬上就要被脫得完全裸體了。

三角褲很快便被女侍脫掉,柔兒站在明亮的燈光之下,一絲不掛,她那極富性感的胴體,赤裸裸的完全呈現在觀眾們的眼前。

柔兒整個肉體美全部暴露無遺,觀眾們的慾火越發燃燒起來。

柔兒站在舞台上,真好像是由大藝術家用雪花石膏彫刻出來的一尊美女像,她那美麗的膝蓋,和那白晰光滑而又堅實的粉腿,長得那麼勻稱,那士雙玲瓏的小腿更是醉人,腳趾甲上還塗飾著一種發亮的粉紅色指甲油,在雪白的粉肚下部,蔓生著一叢濃密雜亂的黑色陰毛,白嫩鼓漲的陰阜呈三角形,下面是一條若隱若現的玫瑰色肉縫,濕淋淋的微有水漬。

大衛的思緒非常雜亂,他發覺柔兒的陰戶周圍的陰毛生得特別濃密,而且很長,他記得曾經聽見人家說過,陰毛多的女人,性慾特別強,想到此,他已實在無法忍受了,他就解開了褲子,和其他的幾個觀眾一樣,也將一條手帕塞進褲堨h,現在所有的觀眾,眼睛都集中在台上柔兒的裸體上。

女侍將柔兒推到預先鋪好的黑色地氈上,令她坐在上面。柔兒的白嫩的胴體,在這黑色背景的襯托之下,像一座引人注目的燈塔。

兩個女侍抓住她的足踝,將她的兩條粉腿彎向頭後,於是在她兩條大腿跟中間的那個肥美的陰戶,便完全暴露出來,大衛看得很清楚,兩片紅色的大陰唇微微張開著,中間那條肉縫還有點濕潤,周圍蔓生著濃密的黑色陰毛。

現在,曾摸弄柔兒的乳房的那兩個女侍中的一個,又跑了出來,在柔兒的面前跪了下來,用她那纖細的手指,分開了兩邊的陰毛,然後將手指插進那條微微張開而且濕淋淋的肉縫堨h,抓住那硬挺而微微顫抖的陰核,開始摸弄那個像鈕扣似的玫瑰色的小東西。

現在柔兒的整個陰戶,連陰道都澈底展露出來,觀眾們可以清楚的看出柔兒那美麗小臉上的所有表情,她的粉頰紅紅的,像喝醉了酒一樣,她閉著眼睛,兩片濕潤的櫻唇微微分開,充分顯露出性的衝動。

此時,一個女侍伸手在柔兒嘴堙A挖出了塞著的東西,隨手丟在地上,她現在已被她們擺佈得欲仙欲死,當她的嘴巴恢復能自由應用時,她即發出「喔!喔! 」的舒服的呻吟起來。

觀眾們此時的性慾,簡直已衝動到了極點,有些年青的女觀眾們,竟被自己體內的慾火,燃燒得啜泣起來。

突然那個年青的女侍,拔出了塞在她陰戶堛漱漇,握住了柔兒的小手,低下頭去將舌頭伸入她的陰戶,柔兒的小臉上立刻產生了一種不可言喻的快感的表情,她的身體更形緊張起來。那個年青的女侍的舌頭,更進一步埋入了她的兩片陰唇中間,瘋狂的舐吻著,然後口將她的陰核含到嘴裡,輕輕的吮吸與咬著,直到她舒服得幾乎瘋狂起來,拚命的搖動著,臀部挺高了陰戶。嘴裡嬌叫:「哎....舒服....啊!真好!」

淫水在柔兒的陰道裡像沸騰,她知道,如果那個女孩繼續撫摸她舐她陰戶,她一定會不由自主的噴她一臉蜜露似的的陰精,但這顯然是那個年青女侍所期望的,因為她現在正加倍努力地吮吻柔兒的陰戶。

她吮吸,舐吻柔兒那顫抖的陰部的每一部份,直到柔兒杓頭痙攣了一下,從喉嚨裡發出了一聲「唉唷」的呻吟,由陰道向她口渴的小嘴媦Q射出一股股的陰精為止。

 

 


 

大78情趣用品 訂購電話 0913323139

三. 天生異稟 巨人姦淫美嬌娘

大衛已看得心中好似被火灼一樣,他已經洩過了好幾次精,他知道,其他的觀眾也一定和他一樣的衝動,五百元錢的票價實在很便宜,這種令人銷魂的光景,實在不止值五百元錢。

今天是他有生以來,思想與感情最衝動的一天,這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今天他居然能看到他垂涎已久的芳鄰柔兒小姐的赤裸的嬌軀,和她那最誘人最甜美的陰戶,現在他對柔兒的肉慾又增加了許多,他感覺是更需要她了。

舞台上的燈光在慢慢移動,移射到舞台上的另一個側門口,觀眾們的驚奇的眼睛,也跟隨著燈光轉動的興趣更大了。

這時從側門內走出一個約有二十三四歲的完全裸體的男人,他的身體高大魁梧,肩膀寬闊,胳臂很粗,混身肌肉賁凸,但最使觀眾們注意的還是他那根粗大的陰莖,即使在鬆軟狀態之下,也足有十吋長和二寸粗,一對巨大的睪丸懸垂在兩條大腿跟中間。

觀眾們的情緒,被這突然的場面,引動到了刺激的高潮,特別是女性觀眾們,都異口同聲的驚嘆不止,他或她們從來也沒有看到過這麼長大的傢伙,即使是一般硬挺的陰莖,也不能與它鬆軟時的大小相比。

在台下一片朦朧的燈光之下,大衛看到一位年青的女觀眾竟不顧羞恥的解開褲子,用手玩弄自己的陰戶。

大衛並不譏笑她,因為他知道任何人對這種想像不到的刺激所引起來的衝動,都會忍受不住,必需利用某種方法發洩一下才行,同樣的,大衛那又熱又硬的陰莖也興奮到了極點,他感覺幾乎立刻就要噴射出精液來了。

這時台上那個身體魁梧的男人,裂著嘴巴,露出了一排光潔的牙齒,微笑著向前走了兩步,燈光跟隨著照射他那高大的身軀,他像一個年青的大力士,胳膊和腿上的一塊隆起的肌肉非常堅實。

恍惚中大衛知道柔兒很快就要被這個青年的巨人強姦了,但是他現在已並不感覺驚骸,因為他的性慾實在是衝動到了極點,急切需要親眼看到這個銷魂蕩魄的刺激鏡頭。

燈光照射著仰臥在舞台中央的柔兒的赤裸的嬌軀,周圍是一群黑衣女侍,那個玩弄柔兒的陰戶的女侍,現在仍還在繼續 進行。 觀眾們都看得很清楚,當柔兒看到了那個男人後,她的粉臉馬上變紅,同時她掙扎著企圖站立起來,她的臉上充滿了恐懼的表情,黃豆一般大的汗珠不斷從額際向下滴落,觀眾會也替柔兒捏了一把汗,因為那個年青大力士的陰莖在沒勃起時就有這麼粗大,如果一旦硬挺起來那還得了嗎?這樣一個大傢伙插進女人的陰道裡,那還會不將陰戶撐裂了嗎?

大衛起初感覺有些激憤,後來他想起女人的陰道是一個富有彈性的肉洞,雖然看來很小,但卻能擴張到很大,想到這裡又不禁啞然失笑,認為自己的恐懼是沒有理由的。

現在那個年青的大力士已站在柔兒的面前,他望著柔兒那曲線玲瓏的白嫩可愛的嬌軀,竟不自覺的流出了數滴精液。

而觀眾們的陰莖也都馬上又變得滾熱與硬挺起來。在這種強烈的刺激下,許多女觀眾都被性慾衝動得無法忍受,於是便不顧一切當眾解開衣服,或撩起裙子,用手磨擦自己的乳房,或扣挖自己的陰道與陰核,也有兩個女人互相交替著手淫,有些女觀眾大衛甚至還認識的。

那個年青大力士的陰莖還在繼續膨脤,直至膨脹到令人難以置信的程度。

大衛估量著這個巨人的陰莖,現在至少已膨脹到二吋半粗,十二吋長了,實在有他些不相信,柔兒的小陰道內能夠容納這麼長的大傢伙,然而事實上究竟能否插進去,很快他就可以目睹其事了。

柔兒的身體左右蠕動,努力掙扎,企圖站立起來,但女侍們緊緊抓住者她的四肢,使她毫無自由動彈的餘地,慢慢地她們分開了她的兩條粉腿,直到那肥美濕潤的紅色肉縫完全暴露出來,其中一個女侍,用兩手將她的粉臀抬高,下面墊了幾個紅色天鵝絨的 枕頭,使她的陰戶向上高聳著,正對那個巨人的大陰莖。

那個年青的巨人很快便跪了下來,然後俯伏到柔兒的粉嫩的嬌軀上,右手抱著她的纖腰,左手摟著她的粉頸,嘴唇壓在她那濕潮而微微分開的二片櫻唇上,瘋狂的吻著,舐著,並輕輕地嚼著她的香舌,吮吸她的口水,同時用胸磨擦她的兩個個高聳的乳房,兩條腿不斷的伸縮,蠕動,他的身觀緊緊的壓著柔兒那軟滑白嫩的嬌軀,並用兩隻腳去磨擦她那兩隻玲瓏的小腳,越吻摟得越緊,一邊吻著她的小嘴,一邊用腿磨擦她那白嫩滾圓的小腿,用陰莖磨擦她那光滑柔軟的小腹與陰戶四周,然後再用手揉擦她的乳峰。

柔兒最初抵抗著,漸漸也用兩手環抱著那個壓在她身上的年青巨人,並將自己的香舌伸到那個巨人的嘴裡,她的身體扭動著,兩個人互相緊緊的摟抱著在那黑色的地毯上滾來滾去。

過了一會,那個巨人又用兩隻手抓住柔兒的二隻奶子,輕輕的摸弄,揉擦,接著又將頭伸到柔兒的兩條大腿跟中間,去吻吮她的陰戶,舐弄她的大陰唇,小陰唇嚙吻她她的陰核,並用舌吮吸她的陰道。

柔兒的陰道被吮吸得淫水直流,她仰臥著的嬌軀,像癱瘓了一樣,一動也不動,她的身體熱得可怕,臉兒紅紅的,不斷地嬌喘著,並不時發出快感的呻吟聲。

柔兒現在雖然心裡仍還有些害怕,但快樂與舒服的感覺,已使她的神經鬆弛了許多,她舒服得閉上了眼睛。

這時司儀又在麥克風上說:「各位先生,各位小姐,請你們不要害怕,雖然這個男人的陰莖特別粗大,但決不會使這個女人受孕,因為他是不能生育的,不會成為一個孩子的爸爸,所以這個女人也不需要害怕。」

柔兒聽到了這番話,好像獲救似的,她的緊張情緒立刻鬆弛與鎮靜了許多。

這個巨型的男人,對擺在他面前的豐盛甘美食餌已經作了初步的嘗試,現在他站起來了,用手抓住自己那其大無比的陰莖,作了個準備的姿勢。

一陣強烈的刺激,頓時使觀眾們打了一個冷噤,這個巨人的大傢伙,馬上就要插到抑臥在地毯上的那個美嬌娘的陰戶裡去了,一種驚懼與好奇的本能使觀眾們立刻都呈靜下來。

這時舞台上的黑衣女侍,也有所動作了,只見她們抓住柔兒的兩條粉腿,向左右分開著,那個巨人又跪了下來下,用手握著自己的巨大陰莖,開始在柔兒的兩條白嫩的大腿.跟中間的陰戶周圍磨擦。

一種像觸了電似的感覺,立刻湧上柔兒的全身,她的淫水像決了堤的小河一樣,從陰戶中猛烈湧出著。

接著這個的大力士將自己那粗大的陰莖的頭部,塞進了柔兒那個微微顫抖的濕淋淋的肉縫裡。

觀眾們又發出一聲驚訝的嘆息,他們都感到有些驚奇,也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像柔兒這樣微小的陰戶,竟然能吞得進像小孩拳頭運麼大的陰莖的龜頭,但事實上確質已進去了。

那個年青巨人並沒有把陰莖完全插入柔兒的陰道,他只用技巧的手法,玩弄她那一對小巧飽滿的乳峰,及揉擦她的陰唇。

這樣玩弄了一回之後,才開始慢慢「吱!吱!」的往柔兒的陰道裡插下。

柔兒感覺好像是在往她陰道裡塞進-很紅熱的鐵棒,又痛又癢,說不出是舒服還是痛苦,慢慢地她周身的血液開始沸騰起來,甚至感覺有些眩暈

慢慢那根粗大的陰莖在柔兒張著口的陰道裡停止了前進,她和台下的觀眾們都緊張得暫時停住了呼吸,祇見她閉著眼眼,仰著臉,頭垂向後面,她那像櫻桃似的小嘴微微的張看,臉上顯出了一種快樂舒暢的微笑。

停了一會,那個年青的大力士又繼續往裡插了,觀眾們這時都緊張得微微張著口,心裡暗暗地計算者....二吋.....三吋....四吋,一直到插進了七吋,現在仍還有五吋沒有插進去。

柔兒這時感覺那個龜頭已頂到了她的花心,觀眾們都在為她擔憂,以為她的陰道會被撐裂,然而那個巨人仍還在繼續往裡頂,最後終於塞進了將近十吋。

-陣高度的快感湧上柔兒的心房,她舒服得兩條小腿亂伸,兩隻玉臂像長春藤似,的纏著那個巨人的身子,她從來也沒有嘗受過這種快樂,沒有一個男人的陰莖能像這個壯漢插得這般深。

這時那個大力士用兩手捧住柔兒的粉臀,用一種螺旋式的運動又往裡頂了一下,現在他的龜頭已搗進了柔兒的子宮,然而他仍然還是繼續往裡搗著,搗得柔兒的陰道變成只有在生育時才能擴張到那麼大的程度,最後終於那十二吋長的大傢伙全部被柔兒的陰道吞沒了。

這時全場發出一陣「噓!噓!」的重濁透氣聲,觀眾們一個個都伸長著脖子,目不轉睛的看著這個刺激的鏡頭,每人的臉上,均充滿了緊張與驚訝的神色。

柔兒此時感覺全身發熱,一陣陣快感並喜悅向著身體各部的每一個細胞奡眶o,直到她覺得自己的整個身體好像都在火焰媯I燒一樣。

那個巨人的粗大陰莖,全部插在她的陰道堙A脹得兩片陰唇已翕張成平扁的形狀,陰道緊窄得將陰莖包裹得文風不透,他感覺到好似一隻大腳穿上了一雙緊窄的新鞋一樣,他開始漸漸的抽插起來。

他的抽插技術很好,像是受過訓練似的,每向外一抽,必將陰莖抽拔到陰戶洞口,然後沉身向內一插,又插撞到她的陰戶深處的花心上,直插得柔兒陰戶內淫水直流,發出一連串的「噗哧!」之聲。

柔兒的陰部周圍,及兩個人的大腿跟部份已都被淫水濕遍,柔兒舒服得全身發生了痙攣,嘴堙u喔!喔!」的呻吟著。她知道自己快要丟精了。

一每當那巨人的大傢伙往裡插時,她都本能地抬起了粉臀往上一聳,並且收縮一下陰道內的壁肉,將龜頭用力的挾一下,插得越深,她越感覺舒服,她真希望那個巨人,能夠連畢丸也一起塞進去。

那個巨人在經過一陣輕抽慢送之後,突然漸漸加快起來,挺動著大傢伙,越搗越快,搗得柔兒不停的扭動著自己那圓肥白嫩的粉臀迎湊著,兩個人緊緊的摟抱著在地毯上翻來滾去的轉動。

那個巨人一面猛烈的抽插堿X兒的陰道,一面低下頭去,將嘴唇壓在她的櫻唇上,瘋狂的吮吻她那微微濕潤的兩片櫻唇,並咬她的香舌,看他那猴急的樣子,真好像恨不得把她吞下肚去。

這樣一直狂吻猛插了一個多小時,那種緊張熱烈的情景,真像一場激烈的戰鬥。

現在柔兒的粉嫩的嬌軀上的每一個部份都熱得可怕,她似乎已被抽插得到了欲仙欲死的境界,她自已也已記不清她究竟已丟了多少次的精,但她還未感到滿足,她希望並願意能繼續的享受下去。

不一會,柔兒又發出了一聲高度快感的呻吟,同時將粉臀向上猛挺,並將嬌軀扭動了幾下,她的頭向後傾垂了下去,陰道堣@陣陣向外噴出了大量像蜜糖露似的陰精,她終於又一次的丟精了。

柔兒她從來都沒有被男人幹得這麼舒服過,她的淫水還繼續像溫泉一樣從一個看不見的所在向外湧流,流得倆人的下體和舖在她臀下的地毯都已濕透。

現在那個巨人幹得更是起勁了,他越發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陰莖在陰戶裡快速的進出,扭動得淫水「咕唧!咕唧!」的響個不止。

女性觀眾們眼看這個銷魂的鏡頭,淫水也不禁淋漓的從陰道中湧出,而男性觀眾們更是衝動得無法忍受,每一個人都用手握緊了自己的陰莖,上下套動著,一直達到快感的高潮,洩出了精液為止,一時滿室都充滿了快感的呻吟與重濁的呼吸喘息聲。

柔兒繼續湧射出來的大量淫水,對那個年青的巨人產生了一種特異的刺激,使他的快感達到了高峰,於是這個心堨R滿著狂喜的大力士,就在一陣猛烈的抽動後,摟緊著柔兒的嬌軀呻吟了一聲,接著他的頭無力的垂了下來,壓在柔兒的小臉上,臉上的表情很模糊,好像失去了知覺,同時柔兒感覺正在她陰道堜漺〞漕漁痦吨j的陰莖,突然跳動著射出了一股滾熱的黏液,一直射進了她的子宮,那射出的清液多得幾乎脹破了她的陰道。

柔兒舒服得咬著櫻唇,全身直打寒顫,好像害了歇斯地里病一樣。那個巨人的精液像一股激流,一直射了足足有一分鐘時間,灌滿了柔兒的陰道內的每一個角落,又像白色小瀑布似的從陰道中向外溢出,流到陰毛上,大腿跟周圍,以及整個臀部,然後流到地毯上。

這個香豔剌激的鏡頭,使觀眾們衝動得都呻吟起來。經過這一場強烈的性愛蹂躪之後,柔兒感覺她的思想似乎已經脫離了她,她覺得她現在已經向現實屈服了。

那個巨人的陰莖現在已經鬆軟,於是便從柔兒的陰道裡抽了出來,而柔兒還是仰臥著,美麗的小臉上,掛著快樂與滿足的微笑。

這時一個黑衣女侍,取來了一盆混合著香料的溫水,開始洗滌著她那剛被大陰莖衝刺過而現在還微微張著口的玫瑰色的肥美的陰戶,立時整個屋子堨R滿了芳香的氣味。

這時那個年青的巨人,顯得懶洋洋的,胯下掛著一根濕淋淋的大陰莖,蹣跚著從出場時走的那個小門向後退去。

大衛以為現在節目全部演完了,但使他驚奇的是節目並未演完,尚有更精彩的好戲還在後面呢!舞台上這時又在忙碌著,準備繼續表演下一個節目,不一時,蓓蒂的陰戶已被洗滌清潔,那個女侍捧起了面盆向後台進去。

 


 

大78情趣用品 訂購電話 0913323139

四 別開生面 一女獨擋七壯

柔兒的陰戶經過女侍細心的洗滌後,已恢復了原來潔白肥嫩的可愛,此時又有兩個黑衣女侍走上前來,分左右在柔兒面前跪下,又用手開始撫摸柔兒的白嫩肉體,其他的女侍從後台抬來了一張特製的木頭台子,放在舞台的中央。

當一切佈置妥當之後,燈光突然轉射向台後的小門,接著從這個小門堙A排列著走出七個年約十八歲左右的裸體小伙子,每個人的身體都非常強壯。

大衛的思緒紛亂至極,他在想著,是不是每個小伙子都要輪流著姦淫柔兒呢?

當大衛的思想尚未得到答案時,其中兩個小伙子已登上了那木頭台子上面的一個離地約有三呎高的木架上,並坐了來,另外兩個小伙子則登上其他兩個約五呎高的木架。

此時台下響起了一陣喧鬧的聲音,觀眾們都在交頭接耳,議論紛紛的猜測著,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每一個年青女觀眾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些裸體小伙子的硬挺的陰莖上,似乎她們每一個人都渴望著有一個具有這麼粗大陰莖的男性伴侶,但她們在進門時,都已發過誓,一定靜坐看到演完,決不中途擾亂台上的表演,無論自己怎樣衝動,也必須要等到表演完畢之後,設法到其他地方去滿足。

台上這些小伙子的陰莖,雖然不能與先前那個巨人的大傢伙較量,但卻也大得足以引起所有的女人們驚奇與注意。

現在黑衣女侍扶著柔兒站了起來,並將她拉到那幾個小伙子的面前,其中三個小伙子正站在那兒等待著。

他們看到柔兒的窈窕身段,甜蜜的小臉,白嫩的皮膚,豐滿的胸脯,肥圓的粉臀,和那一雙纖細的小手,玲瓏的小腳。

更有一個肥肥白白的陰戶,這一切都使得這些小伙子們衝動異常,陰莖立刻脹大起來,脹得又熱又硬,真像一支被烈火燒紅的鐵棒,突出在那些小伙于們的兩條大腿中間,他們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擺在眼前的這個美麗動人的裸體女郎,就是專為他們預備的食物,他們的臉上,流露出一股垂涎欲滴的表倩。

柔兒的小臉上,也同樣流露著一股驚慌的神色,她也不知道,下去將要發生些什麼事情,如果是一個男人,她還可能明瞭是怎麼一回事,但現在是七個男人,這實在是一個令人不解的謎。

現在司儀又在麥克風上向觀眾們宣佈:

「各位先生,各位小姐,現在馬上開始表演最後一個節目,這個節目的內容非常精彩,就是澈底姦淫一個女人,使她接受一個女人在一次性交中所能忍受的最大限度的蹂躪,但卻不會傷害她,相反的而是讓她得到最大的快樂與享受。」

司儀報告完畢,那三個小伙子便立刻溫柔的抓住了柔兒,一個開始玩弄他的乳房,一個玩弄她的陰戶,另外一個則用手指輕柔地撫摸她的兩條玉腿。

幾分鐘之後,柔兒便又感覺自已的陰道埵酗j量液體向外湧出,這表示她一切都準備妥當,可以接受幹插了。

突然其中的一個小伙子,站向了她的面前,用手握住了他那又粗又硬的陰莖,開始向她那顫抖著的陰戶裡插,同時沒等柔兒發覺,站在她身後的那個小伙子,也同時用兩手抱著她的粉臀向兩側張分。

每一個觀眾,到了此時,都張大了眼睛,緊張的等待觀賞這一幕令人髮指的美妙的奇景。

大衛現在似乎已經明瞭,他就要看到一場只聽說過,而實際上卻從未看到過的精彩表演了。

那個年青的小伙子在分開了她的粉臀後,就將自己那塗滿油劑的粗大陰莖對準了柔兒的臀縫,向前一挺,「岐」的一聲,插進了一半。

一陣新的快感的刺激,使柔兒不禁打了個塞噤,她原以為那一定很痛的,但現在卻非但沒有痛苦,反而感覺非常舒服。

現在她被兩個小伙子前後夾攻的幹著,她幾乎分辨不出那一件器官的享受最大,她只感到陰道和臀孔裡都非常舒服。

站在她身後的那個小伙子的陰莖,還繼續慢慢用力往裡插,最後,終於將整條陰莖完全插了進去。

現在他們三個人緊緊的抱在一起了,柔兒夾在中間,她前面的陰道堙A和後面的臀孔眼堙A都各吞吻著一條粗大破熱的陰莖,前面那個小伙子,一手摸著她的纖腰,一手玩弄者她的乳房,陰莖在她的陰道裡不停杓猛抽著。

後面那個小伙子,他用兩手抱著她那白嫩香軟的肥圓粉臀,也不停地猛插著,他們二人好像有節奏的配合著,前面抽,後面插,前面插,後面抽,響起了一種美妙的「噗吱,噗吱,咕唧!咕唧!」的聲音,令人聽了銷魂蝕骨。

這一陣猛幹,幹得柔兒香汗淋漓,嬌喘如牛,然而此時,那站在三呎高木架上的那個小伙子,又上前抓住了柔兒的一隻奶子,含到嘴堙A猛烈的吮吸起來,並且輕輕咬那個玫瑰色的又香又軟的乳頭,一陣輕吮慢吸,直吸得柔兒骨節全酥,如痴似醉。

像這樣被好幾個年輕小伙子同時玩她,並同時摸弄她那美麗的嬌軀的每一個地方,這是她從來沒有經驗過的。

柔兒一輩子從來沒有被男人幹得像現在這麼舒服過,她嬌喘吁吁的張著小嘴呻吟著,嬌軀一陣陣顫抖著,陰道奡擛y出愛情的淫液。

現在坐在五呎高木架上的那兩個小伙子,也在激動的情緒下,上前參加戰陣了,他們上前各人抓住了她的一隻小手,一把拉過來,接著把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陰莖上,那原來就非常粗大的陰莖,被柔兒那塗著粉紅色指甲油的纖細白嫩的小手撫摸了幾下,立刻又脹大了一倍。

柔兒雙手握著那二個小伙子的光滑的龜頭,輕輕的玩弄著,越玩弄越大,越粗越熱,而她自己也越感覺快樂,她又用手輕輕撫摸他們那一對包在陰囊堛漱j睪丸。

這時那個坐在三呎高台上的另外一個小伙子,也發動了攻勢,他低下頭去,含住了柔兒的另外一粒奶子,用力的吮吸著。

陣陣的酥癢,湧上了柔兒的心房,她感覺到自己全身將要融化了。

在同時她的陰道仍還繼續被她前面那個小伙子的粗大陰莖,像特別快車似的猛烈的抽插著,突然她感覺插在臀縫裡的陰莖一陣發脹,一股熱流射進她臀縫的深處,燙得她臀孔媊o癢的,這種新奇的刺激,使她舒服得幾乎昏迷過去。

後面那個小伙子在洩出了精後,就將陰莖從臀縫堜牏F出來,接著有另一個小伙子候補上去,將粗大的陰莖再度塞進了她的臀眼裡面,並作適度的抽插著。

當柔兒睜開了眼睛時,她發覺先前站在她身後幹她臀縫的那個小伙子,是一個非常漂亮的美男子,即使是美女見了他,相信也會情願脫下褲子讓他幹的,而且他的陰莖比其他那些小伙子的陰莖大,現在他正悠閒的坐在木架上,兩腿分開著,露出了一對巨大的睪丸。

柔兒看到這代表男性活力的大傢伙,不禁瞠目結舌,體內的慾火又強烈的燃燒起來,那個美男子就坐在柔兒的面前,他伸手向前摟住了柔兒的玉肩,將她的頭拉到自己的兩條大腿中間。

柔兒似乎早已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麼,不嫌剛從臀孔出來,她立刻將那個小伙子的光滑粗大的龜頭,吞到自已的小嘴堨h。

一陣溫軟濕潤的感覺,使那個小伙子,舒服得打了一個寒噤,然後閉上了眼睛,臉上泛起了滿足的微笑。

柔兒貪婪的吻著,吮著,她用舌尖沿著邊緣舐吸那個大龜頭的每一部份,最後吮吸龜頭中間的裂口,並用嘴唇輕輕咬它的光滑皮膚。

這一陣吮舐,舐得那小伙子全身酥癢,陰莖頓時又粗硬起來。

柔兒一面吮吸著那小伙子的粗硬的龜頭,同時並用她那兩隻白嫩細軟的小手,輕輕撫摸張著兩腿坐在那五呎高木架上的那兩個小伙子的粗硬陰莖。

現在柔兒同時在與七個小伙子玩著,並且玩得興高采烈。

大衛的心臟跳動得很厲害,幾乎在一里以外,可以聽得到它跳動的聲音,他的陰莖已硬得像一根鐵棍,他被體內的慾火燃燒到快要毀滅了,他的思想完全淹沒在性慾的洪流裡,他下意識的張著嘴,口水不自覺的沿著嘴角滴落下來。

同時觀眾們也都被性慾衝動得騷動起來,所有的女觀眾,都各自尋找一個黑暗角落,解開短褲,用手指挖扣著自己的陰道,或搓揉著自己的陰核,淫水沿著手指往下流,短褲都被淫水濕得透透的,她們一面扣摸搓弄自己的陰道,一面用眼睛凝望著舞台上的表演,她們感到此刻在這個世界上,什麼也不需要,祇需要能有一根粗大的陰莖,猛烈的插進自己那淫水淋漓的陰道堨h,插得越深越舒服,最好插到花心。

大衛他也忍不住了,他也不顧羞恥的解開了褲子,用手磨擦自己那早已被刺激得又熱又硬幾乎將要頂破了褲子的大陰莖,以求解除自己的過度的性慾衝動與體內的緊張。

在同時,柔兒也正在慾海裡浮沉,她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她那白嫩嬌潔的皮膚,泛起了一種誘人的粉紅色,使那曲鎳畢露的赤露胴體,顯得更加嫵媚,豔麗,動人,她感覺著好像有千萬根令人酥癢的針,在刺著她身體上的每一個區域,她從來都沒有想像得到,她的肉體會同時享受七個小伙子的猛烈攻擊。

現在七個小伙子的大傢伙,同時碰觸著她的肉體,插她淫水淋漓的陰道,幹她的臀縫,將陰莖塞進她的小嘴媯央C

柔兒舒服得全身好像抽搐似的顫抖著,嬌喘著,急速的扭動著粉臀,她希望那些陰莖,插得越深越好。

每當前面那個小伙子的陰莖插入她的陰道時,她都將陰道的壁肉收縮一下,緊緊的夾住陰莖,好像捨不得讓它抽出來,希望它永遠留在自己的陰道堙C

前後那兩個小伙子表演得非常合作,每當前面那個小伙子直搗她的陰道時,後面那個小伙子就猛插她的臀眼。

柔兒盡情享受著,那粗大硬熱的陰莖在陰道與臀眼中一進一出,連根的插進去,又拔到囗,直插得她的陰道裡淫水四濺。

突然站在她前面和後面的那兩個小伙子互相做了一個晴號,又點了點頭,接著兩個人便同時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陰戶堙u咕唧! 咕唧! 」之聲大作,兩人越抽越快,越插越大力。

現在親眾們已被台上的瘋狂動作引動到了高潮,他們發覺柔兒的呼吸很吃力,她似乎巳進入了半昏迷狀態。

這時,那兩個小伙子突然發出了一聲快樂的呻吟,接著緊緊的摟住柔兒的身體,猛烈的吻她的粉頸,肩背,以及白嫩的胸脯。

同時被柔兒將陰莖含在嘴堛漕滬茪p伙子,也突然將頭後垂,一面歇斯得里似的狂笑起來。

柔兒的兩條白晰的小腿顫抖著,眼睛呆直的轉動著,她的陰道本來只是一條聚緊的肉縫,現在被那粗大的陰莖袖插得已變成了一個寬闊的肉洞,腫脹的陰唇又紅又熱,陰核硬挺著,好像一粒玫瑰色的鈕扣。

她的粉臀眼也被幹得通紅,撐漲的緊緊的,她那紅紅的小嘴,被那粗大的陰莖填得滿滿的,幾乎快要撐裂。

突然一股滾熱的精液,猛烈的射進了她的小嘴深處堙A使她差一點窒息,好像是出於自衛,她立刻本能的將它全部吞嚥了下去。

接著她的陰道裡也灌滿了熟燙的白色蜜汁,同時站在她後面的那個小伙子,緊抱著她那圓肥的小屁股,拚命往深處插,好像要將他的陰莖和睪丸一起塞進柔兒的小腹堨h,而柔兒更是唯恐那根大傢伙沒有連根插進去似的,急速的扭動著粉臀,用力向後挺高著。

突然那根粗大的陰莖像一支小水槍一樣,在她的粉臀眼裡射出五六陣滾熱的精液。

現在柔兒的腦子裡,似乎產生了一種模糊的感覺,她好像是一株吸取了各種營養與水份的樹,充滿了富有生命力的樹液,正在欣欣向榮的生長著。

現在那白色的精液,已從她肥美的陰道媞◎艇X來,順著大腿往下流著,濕遍了她那雙豐滿軟嫩的玉腿,連腳背腳跟也全部被那白色的精液濕透。

其餘的幾個小伙子,還在瘋狂的,繼續進行用陰莖磨擦她白嫩的肉體,很快他們也都被刺激到快感高潮,再也無法控制不洩精了。

那陰莖被柔兒握在小手裡玩弄的那兩個小伙子,更是緊張到千鈞一髮,大有一洩不可收拾之勢,終於這兩個小伙子也都同時洩了精,柔兒的一雙纖美的小手,和兩條白嫩的玉臂,都被熱烘烘的精液濕遍,但這兩個小伙子現在還不感覺滿足,他們又用陰莖磨擦柔兒的奶子,並在它周圍的胸脯上滑來滑去,立刻那已鬆軟的陰莖又硬挺起來,那光滑溫熱的龜頭在柔兒的嫩滑的胸脯上旅行著,使她又嘗受到一種新鮮的刺激,於是她那一對美麗飽滿的奶子很快即變得硬了起來,兩人的陰莖在蓓蒂那白嫩柔軟的胸脯,越磨擦越快,越快越舒服,最後終於達到快感的高潮,將一股股的白色精波噴射在柔兒的胸脯上。

尚有餘下的兩個小伙子,一個將陰莖對在柔兒的肚臍上,一個將陰莖對在她的粉腿縫媬i擦,七根粗大紅熱的陰莖,一齊向柔兒的美麗肉體上噴射著乳白色的精液,陰道與肛門堣蚳銇騉o滿滿的。

觀眾們的目光,貪婪的凝視著,現到射在柔兒胸前的白色精液,沿著她的兩隻美麗的奶子向下流著,同時她的臍部還流著另一個小伙子的精液,兩隻小手和那兩條誘人的粉腿,也都掛滿著亮晶晶的精液,陰戶口與肛門口也都像流囗水似的淌流著那些小伙子的精液。

觀眾們從來也沒有看見過這樣一個全身被女人們最喜愛的精液濕遍的裸體美人,這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勾魂攝魄的香豔鏡頭一直繼續了有十分鐘。

柔兒全身的每一個性感區域,都被那七個小伙子姦遍了,第一個小伙子的精液,洩在她的陰道裡,接著第二個,第三個…各將精液射在她的臀眼裡,小嘴堙A小手堙A胸脯上,粉臍上,粉腿上…那種舒服的滋味,真是沒有語言文字可以形容出來,在那一剎時,她簡直情願被那七個小伙子的粗大的陰莖活活的插死。

洩完了精之後,那七個小伙子的粗大硬挺的陰莖,都像死蛇懶鱔一樣地鬆軟了下來,現在他們好像飽食之後的客人,一個個臉上都充滿了滿足與愉快的笑容,魚貫著從原先的小門退了進去。

 


 

大78情趣用品 訂購電話 0913323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