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花綻開時


 

大78情趣用品 訂購電話 0913323139

小生我於三年多前,懷著滿腔的國愁家恨,與同學們臨行前「報南京大屠殺之讎」的盈耳祝福,我踏上了日本的土地,展開了三年的留學生活。剛來日本時,由於言語的不通所帶來種種生活上的不便,心情寂寞自不待言,言語的不通也使我在結交當地異性時,動口動手,斯文掃地。我一度想過在此地韜光養晦,作一個循規蹈矩的留學生。事與願違,我在日本的生活,在我考取當地大學的研究所後,有了戲劇性的變化。

我自大學二年級,即有了第一次的性經驗。血氣方剛的我,豈有見好就收的道理,從此以後,我即在床上應接不暇,不曾中斷過。來到日本的頭一年,竟成了我性生活上的空白期。所幸,頭一年忙於應考,對那檔子的事,倒也無暇他顧。一旦考試完了,入學一事底定,心情寬裕之餘,思想由大頭回師龜頭,便蠢蠢欲動起來。每每在街頭上見到清純美麗的日本女孩,肉棒輒欲破巢而出,窘態可掬。日本女子,除了拜明治唯新以來西化政策之賜,作風開放之外,日語特有的男女之別,使得女孩說話,鶯聲燕語,好不撩人。耳濡目染之餘,便在心底立下一個志願:「一定要在有生之年,找個日本女孩,『睡他娘一晚』(語出《二刻拍案驚奇》)!」這個志願,是繼我在小學三年級立志作總統以來的第二個志願。‘94年的六月,春夏交接之際,當地的社區團體主辦了一場以留學生為主體的國際交流園遊會。臺灣留學生也受邀舉辦了自己的攤位。我是臺灣留學生攤位的負責人。臺灣留學生攤位除了擺出了臺灣小吃蚵仔麵線外,我也拿出我的拿手點心,作為攤位販售品之一。那天,我們頂著太陽,在臨時搭建的帳蓬中忙得不亦樂乎。當天來到園遊會的日本居民,人數比我們想像要來得多。人群中,傳來了一個悅耳的聲音:「好可愛!這是誰作的蛋糕?」受著這聲音的吸引,當時在低頭整理攤位的我,不禁朝著聲音的方向抬起頭來。是個看上去二十出頭的日本女孩,拿著一只小提包,一臉地不可思議,望著我作的蛋糕。同樣在旁幫忙的留學生們,趕緊以日語七嘴八舌地向那女孩介紹起我來了:「KOUSAN!KOUSAN!(我的日文名)」「這是我們特別禮聘來的大廚師!」女孩端祥了我一眼,不禁微笑了起來:「我沒想到居然是男生作的。」

我不好意思地點點頭。那女孩再度把眼光移向了蛋糕。女孩穿著長裙,鵝蛋臉,筆直的烏髮與肩膀齊平,注視著蛋糕的雙眼,顯得大而亮。是個典型的日本女孩。她的右手輕輕地捻起一小塊蛋糕,左手托著,不徐不急地將蛋糕送進了嘴裡。微笑再度浮現在臉上。

六月天,關東地區的陽光已蠢蠢欲動。我丟開了攤子的事,與女孩在樹蔭下聊了起來。平櫛將惠,24歲,東京一所短期大學畢業。對於料理,她其實也是行家。我不斷地以日語向她道:「獻醜了!」我們互換了電話號碼,約定明天開始互通電話,為的是「切磋手藝」。

從那天以來,電話由一星期一次,而三天一次,到最後幾乎是每天在通。話題由料理的作法,到無話不談。我對她的了解,也逐漸地加深。她是個獨生女,家境不錯,在川崎市有幾幢房子。父親於今年被告知患了癌症,目前躺在醫院的病房裡。她與我的對話中,少不了對自己父親病情的焦慮。

「我們一同禱告吧!或許可將鬼門關前徘徊的令尊,呼喚回來。」在給她的信中,我如此地安慰著她。

第一次約會,是九月的事。她由橫濱的住處,到達約一百公里外我的學校附近。「你不來找我,我只好來找你了。」這是她下了長途巴士,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我開著車,載著她便往附近超級市場去購物,只因我們前晚都已約好:今天要陪她下廚,看她表演。我們將買好的材料帶回家後,便分工合作先將蔬菜清洗了一遍,接著便由她操刀,作下鍋前的準備。

她穿著圍巾,刀法熟練而快速地在鉆板上切著。我看著她的背影,一邊與她快樂地聊著天。「KOUSAN,中國料理的切法,可有什麼不同?」她突然像是意識到什麼,回頭問我。我手指著她手上的菜刀,笑著說:「起碼刀子就不同。」說時,發現她左手的錶面上,沾上了菜屑。我伸手抹去,指尖順勢滑到她的手掌上。這一個舉動,帶來下半秒意外的沉默。

「KOUSAN,你是怎麼看我這個朋友的?」她打破了沉默,笑容收拾了起來。我略做思索,不打算正面回答她,手臂自她身後摟去。

「KOTAE NI NATTEIRU ?」(這可算是回答妳了嗎?)我捉狹地道。

她不說話,身體靠在我的胸懷,兩手握著我的手臂,若有所思地閉著眼,隨即又將眼睛睜開。

「KOUSAN,我爸爸的病情,看來是不行了,這幾天,我已漸漸地把你看作是唯一的精神支柱。今天來你這裡,我得拉下臉。但我不會後悔。」

我與她到房間的塌塌米上坐著。斜陽自落地窗外射進來,倆人的影子拖得老長,在六疊大的的房間內折了幾折。我起身,拉上了窗簾,再回去盤腿坐到她的身邊。她與我面對面地看著,我的雙手伸去,圍著她的頸子,嘴巴湊上前,便深深地與她擁吻著。她的鼻息已亂了步伐。我的手則轉移陣地,往她上衣內的香肩遊走,接著便移去她胸罩肩帶。她警覺到我這序幕的動作。「我不是為了要做愛才來找你的。」她半帶嚴肅地說。「我知道。我會有分寸的。」我答道。已進駐在她衣內的雙手,繼續趁勢要褪去她的胸罩。「讓我洗個澡再來。」她說道。我點點頭。

她略為整理一下上衣,向我要了一條浴巾,進了浴室。十五分鐘後,她從浴室出來,全身僅圍著一條浴巾。我將她抱進被窩,扯開了她的浴巾,自己也脫去了衣服,兩人頓時成了兩條白魚。我的舌頭,自其頸子輕掃起,漸漸滑到頸子以下,雙手握著她的乳房,開始吸吮起她的乳頭。「KIMOCHI II!(舒服!)」她嬌聲地自喉嚨輕吐出這個字。

我乘勝追擊,舌頭直探她的陰部,舌尖開始在她的陰蒂挑動著,愛液自陰部源源流出。她的雙腿時而僵硬,時而放鬆,從喉嚨發出的聲音,似乎已化作輕唱。

「你可以插進去了。」她作勢道。

「我說過,我會有分寸的。」我宣示性地再度重覆我的約定。「可是你都已作到這地步了,?。」她苦笑地道。我隨將硬挺的陰莖逕逼其城下,幾乎毫不費氣力便滑進她濕暖的陰道內。抽送了幾次,她道:「你讓我在上位好嗎?」我答應了她,上下易位,肉搏戰再開。她「噢」地叫了出來。「痛嗎?」我緊張地問她。她搖搖頭,「是舒服!」她的臀部如騎馬般主動地擺著,子宮頸部恣意地頂著我的龜頭,酣戰近廿分鐘,她終於發出了最後一聲,我也毫不客氣射將出來。

當晚,我的手臂枕著她的頭,兩人沉沉地睡去。

 


 

大78情趣用品 訂購電話 0913323139